首页 » 数字货币学院 » NFT头像这么贵,不如我们把它“碎”了吧?

NFT头像这么贵,不如我们把它“碎”了吧?

上周六,一则消息在加密圈刷屏了,知名NBA球星史蒂芬·库里以55枚ETH(约合18万美元)的价格购买了一只NFT猿猴(Bored Ape Yacht Club,BAYC),随后他将推特头像更改为该NFT作品,并在个人简介中标记了该项目的简称“BAYC”。

除了买入BAYC猿猴外,他还以5.7枚ETH(约合1.8万美元)的价格购买了Bored Ape Kennel Club NFT(BAKC)——一只绑着篮球框的豹纹狗狗。

据悉,Bored Ape Yacht Club(BAYC)猿猴是今年4月下旬上线的NFT收藏品项目,该系列由1万个独一无二的猿猴组成,包括了帽子,眼睛,神态,服装,背景等170个稀有度不同的属性,库里的这只猿猴拥有蓝色皮肤,头顶僵尸眼,身着格纹软呢西装,再配上绅士必备的男士丝巾,确实是较为罕见的装扮属性。

根据Opensea数据显示,在库里买入前,BAYC 7990上一次的交易记录是在3个月前,以1.5枚ETH的价格出售,3个月的时间,该只猿猴的价格上涨了近36倍。

拥有一只猿猴,就意味着取得了无聊猿猴游艇俱乐部的会员资格,并将享有会员独有的福利,比如进入协作涂鸦板“浴室”,在此进行绘画或任意创作,随着项目的发展,未来将解锁更多福利。Bored Ape Kennel Club(BAKC)是BAYC为了奖励俱乐部成员,供他们免费领养的伴侣犬,总量也是一万只,每只狗狗也是独一无二的。

在库里买入BAYC猿猴和BAKC狗狗的当天,这两个项目在交易额方面均创下了历史新高,CryptoSlam数据显示,8月28日当天,BAYC猿猴的成交量达到了5,569.51万美元,较前日上涨了403%,而BAKC狗狗的成交量也达到了878.27万美元,较前一日增长了413%。

根据Messari的数据,8月10日的时候,BAYC猿猴的地板价为16枚ETH,而在库里买入后,BAYC猿猴的地板价升至24.99枚ETH,21天的时间上涨了56%。BAKC狗狗的地板价也涨到了3.5枚ETH。

有消息指出,苏富比副总监、当代艺术专家及数字艺术联席主管Michael Bouhanna在8月28日发推称, BAYC与BAKC将于9月2日至9日亮相苏富比。

除了BAYC外,Avatar板块的蓝筹项目CryptoPunks,通过四年时间发展成了NFT生态体系中最昂贵的项目,也正在经历去年DeFi热潮的疯狂。

支付巨头Visa在8月23日宣布以大约15万美元的价格购买了CryptoPunk 7610,消息宣布后不久,CryptoPunks Bot数据显示,在20多分钟的时间内,CryptoPunk NFT发生了约30笔交易,总成交额超2,800枚ETH,价格近940万美元。

此后,NFT艺术基金VulcanDAO、实体画廊Start Art Gallery、Mask Network等在一周时间内相继宣布购入CryptoPunks。在这样的销售潮下,CryptoPunks过去的总销售额达到了11.8亿美元,单周销售额达到了3.23亿美元,地板价达到了惊人的118.5枚ETH(约合38.55万美元)。CryptoSlam数据显示,过去30日的总销售额达到了6.73亿美元,涨幅达到了409%。

与苏富比同样位列全球十大顶级拍卖行的佳士得,也计划于9月拍卖一组来自CryptoPunks、Bored Apes和Meebits的稀有NFT。短期来看,此轮Avatar(头像)热潮似乎仍将延续,越来越多的类似项目也如雨后春笋般出现。

在这样的热潮下,大受欢迎的NFT收藏品动辄数十万、百万美元的价格,自然是让人望而却步,投资门槛抬高的同时,也造成了NFT的流动性问题。面对这样的情况,NFT碎片化应运而生。

NFT碎片化兴起

8月23日,一张名为“Feisty Doge”的柴犬照片开始频繁出现于各大社群。

Feisty Doge照片是与名为Kabosu的日本柴犬拍摄的一部分,Kabosu作为Doge Meme背后的狗狗而在互联网上声名鹊起。该照片在6月份作为NFT出售,由推特名为path.eth(@Cryptopathic)的用户在去中心化拍卖平台Zora,以13枚ETH的价格竞拍得来。8月19日,该名用户将这张Feisty Doge NFT(狗狗币头像原型)所有权进行分割,并创建了代币NFD,总量为1000亿份。随后他在SushiSwap上创建了一个ETH-NFD的池子,投入25枚ETH和50亿NFD作为初始流动性,这意味着Feisty Doge的初始估值为500枚ETH(当时价值约155.5万美元)。

DOGE、SHIB等动物币的狂热,以及所谓的Feisty Doge的“正宗血统”,path.eth(@Cryptopathic)发布这一消息后,极低的价格,刺激着投机者们对于NFD的兴趣如野火般蔓延,从初始的0.00001547美元到8月22日的最高价0.00125862美元,NFD在短短3天间上涨了80倍。在NFD飙升至高点的同时,也带动了Feisty Doge这张照片以1.26亿美元的价格,成为了业内最贵的NFT。此前的NFT最贵作品由Beeple创造,他的作品《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在今年3月以6,900万美元的天价成交。

值得一提的是,早期的NFT碎片化标志性案例其实就是《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据悉,2020年年底,名为Metapurse的NFT基金收购了《Everydays: The 2020 Collection》中的20件作品,花费超过了220万美金,随后该基金宣布将以这20件NFT加密艺术品,外加Cryptovoxels、Decentraland和Somnium Space中的部分虚拟房产,以及每个虚拟空间中为容纳该艺术品而定制设计的VR画廊等作为价值支撑,在以太坊区块链上发行 ERC20 代币 B.20(Beeple 20 Collection),总共分两期发售,通过这些代币,该基金所持有的 NFT 资产被分割了。

B.20 代币的总供应量为1千万枚,其中59%归Metapurse所有,41%在艺术家、合作伙伴和投资者中分配,在这样的分配下,B20被指高度中心化,存在弊端。但官方认为,B.20象征着具有代表性的高价值艺术作品的所有权,旨在推进虚拟空间的文艺复兴,是分解所有权的一次伟大尝试。

让我们将话题回到NFD,8月22日后,NFD的热潮开始出现减退,价格接连下跌,短短7日价格一度跌至0.00026175美元,距离其高点回撤了近80%。名为Shual(@0xShual)发布主题帖,用长文描述了path.eth(@Cryptopathic)是如何从部署到套现的过程,言语间疑似暗示Feisty Doge有骗钱游戏的嫌疑。有社区用户将path.eth(@Cryptopathic)的主要操作汇总,最终清晰地看到其一共投入了约100枚ETH,最终获得了约3,300枚ETH,其中1,200个通过以太坊混币交易协议Tornado.Cash转走。截至8月31日撰稿之时,NFD暂报0.00058522美元,这意味着Feisty Doge的价值仍有5,852.2万美元。

显然,NFD成了NFT碎片化的发动机,逐渐渗透进加密社区。我们都知道,虽然一本书、一辆车子、一套房子是不可分割的,但是当它与代币相绑定时,代币是可以进行无限细分的,比如1枚比特币可以划分为1000个0.001枚比特币,因此当你拥有了该资产绑定的代币后,你也就拥有了相应资产的所有权。在这种情况下,现实世界的资产也好,或是虚拟世界的产物,都可以视为一种股票,而碎片化,类似于“拆股”,通过把面额较大的股票,拆成数股面额较小的股票,一方面可以降低人们购入的门槛,以较小的成本获得看好的资产,提升从中获益的可能性,另一方面也降低了这些NFT的流通难度。

当前市面上比较主流的NFT碎片化协议为Fractional、Unic.ly和NFTX。Fractional是一个搭建在以太坊上的NFT碎片化协议,NFT持有者可以将一个或多个NFT锁进智能合约,创建碎片化的同质化ERC 20代币。代币的发行数量、符号由创建者设置,此外,创建者还要为锁住的NFT设置起拍价和买断价,供其他NFT收藏者竞拍。当然,创建者需在第三方AMM平台,将碎片化的ERC 20代币与ETH组成流动性池供其他购买者交易。TokenInsight指出,在Fractional上进行碎片化的以单个NFT为主,且大部分呈现刚发布时高TVL和交易量双高的现象,但热度下降后无人问津。

Unic.ly在碎片化的基础上引入了AMM(自动做市)和流动性挖矿。NFT持有人可以通过将自己基于ERC 721或ERC 1155标准的NFT存入并锁定在智能合约中创建uToken(一种ERC 20代币),发行量由创建者设定。

购买者可以通过购买uToken获得对NFT收藏集合的所有权,收藏者也可以竞拍NFT收藏集合中的单个NFT,uToken持有者对是否接受最高竞价进行投票,当同意比重达一定比例时,NFT将被解锁,归于最高出价者,uToken持有人可按比例获得出售NFT所得。Unic.ly允许NFT收藏创建者可以随时向集合内添加新的NFT,方便盈利性质的DAO在NFT出售后,及时购买并添加新的NFT收藏品。

NFTX虽然与Fractional和Unic.ly不同,但也是想解决NFT低流动性问题。TokenInsight指出,根据收藏品种类的不同,NFT被分为了不同的收藏品池,任何人都可以把属于该收藏品类别的NFT锁进智能合约,并按1:1获得对应池子的vToken。vToken的持有者可以支付1个vToken在对应的收藏品池中赎回一个随机的NFT,也可以通过支付1.05个vToken 购买一个池中指定的 NFT。因为是根据项目划分,因此老牌项目如CryptoPunks的vToken自然市场表现最好。

Cobo联合创始人兼CEO以及F2Pool联合创始人神鱼近日以CryptoPunks为例,对NFT的DeFi演化现状进行了分析。他认为CryptoPunks的地板价对于大部分来说都已经较贵了,不过持有者可以用NFT碎片化平台将1个或多个NFT打包,生成ERC 20代币后在AMM交易平台做市。通过这种方式,散户可以在二级市场以较小的金额参与,另一方面对CryptoPunks的大户或者稀有NFT持有者来说,则是提供了一种新的流动性,从而可变现手中昂贵的NFT。同时如果代币的价格与NFT的市场价格不一致,持有一定比例代币的用户可以投票,把金库内的NFT拍卖清算掉,代币也会自动转换成ETH。神鱼总结当前的基本模型是散户、发行方和NFT市场的博弈可能会有正负反馈放大的现象。

在NFT领域,我们看到了非常明显的头部效应,大家当前更多追逐的仍是一些热门或是稀有的NFT作品,而地板价可以作为一个看涨的信号,能够反映出来哪些项目变得更受欢迎。相对来说,腰部NFT的处境就较为尴尬,除非是有真正热爱此类NFT的人进入,原持有者才有望套现。

比较有意思的是,小圈文化似乎在NFT碎片化领域找到了合适的生存土壤,比如一帮志同道合的人,可能会在牵头人的带领下,通过DAO组织发起众筹,集体买入某个NFT,然后凭借出资多少,即可根据拆分后获得的代币参与治理。此时,NFT碎片似乎成了一张进圈的通行证或是敲门砖。

发表评论

1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