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数字货币学院 » 风口浪尖上的OpenSea:Web3会是一切的答案吗?

风口浪尖上的OpenSea:Web3会是一切的答案吗?

欧易官方社群(TG端电报群:https://t.me/OKExTelegram_Chinese,QQ群:868636674),入群即可参加福利活动

1月10日,以社区为中心的NFT交易平台LooksRare宣布正式上线,向部分OpenSea用户发放LOOKS空投,此外LooksRare还建立了一系列经济激励机制,例如,其平台交易费用100%由LOOKS代币持有者赚取,这种奖励模式是针对上一代NFT市场的“费用主要奖励单一主体”而创建的,可以说是剑指OpenSea。

而在LooksRare空投的前一天,1月9日约21点开始,OpenSea服务宕机。这不是OpenSea第一次出故障了,虽然OpenSea已经支持Polygon,但是交易仍主要在以太坊上进行,堵塞、延迟等问题频发,Gas费高昂,甚至被网友戏称为“ClosedSea”。

外有竞争者虎视眈眈,内有产品性能差强人意,内忧外患之下,OpenSea站上了风口浪尖。OpenSea如今面临哪些挑战?它的护城河是什么?它会彻底踏进Web3世界吗?

1、树大招风,OpenSea的护城河是什么?

虽然争议不断,但OpenSea当下的成功是毋庸置疑的。

2021年是NFT市场大爆发的一年,行业的绝对龙头OpenSea也随之爆发。根据Dune Analytics数据,2020年12月到2021年12月,OpenSea总交易量增长了90968%;市场占有率也一路飙升,从2021年7月的61%提升至2021年12月底的95%,稳居第一,而第二名SuperRare总交易额和用户体量仅分别为OpenSea的1/24、1/6。

进入2022年,OpenSea继续乘风破浪,1月9日单日交易量超2.6亿美金,是近三个多月来的峰值。截止1月10日,OpenSea的1月累计交易量已将近20亿美金,约为去年12月交易量的 61%。 ​

1月4日,OpenSea宣布以133亿美元的投后估值完成3亿美元C轮融资,继上一轮1亿美元B轮融资后估值成功增长了6倍。

这样的成绩,与OpenSea在流动性上的优势不无关系。综合几份加密研究机构的报告来看,OpenSea的流动性优势主要体现在以下3方面:

(1)OpenSea允许用户免费制作和销售NFT,无需支付Gas费。这降低了参与门槛,扩大了长尾创作者的供应,从而吸引了一级和二级市场上的用户和流动性。

(2)OpenSea聚合并提供了广泛的资产类型 ,这种海纳百川的策略是一种关键的竞争优势,OpenSea也成为了很多早期资产的首选市场/流动性来源。

(3)OpenSea有大量的NFT可供“立即购买”,可立即购买的NFT越多,市场流动性就越高。

而长久以来积累的流动性成为了OpenSea现阶段的护城河。W3.Hitchhiker认为,“由于OpenSea上所出售的NFT是非标准化产品,不像提供标准化产品的平台,流动性易于被迁移,加之NFT市场的流动性本身就差,分散流动性的代价对市场来说过高,这导致其他对手很难偷走OpenSea的‘流动性’。”

在流动性的护城河保护之下,近期一次次针对OpenSea的轰轰烈烈的反叛运动,是否会给OpenSea带来实质性伤害呢?

2、群起而攻,OpenSea面临哪些挑战?

去年圣诞节当天,OpenSea的用户因不满OpenSea迟迟不发币,其诸多行为似乎还在预示IPO的可能,愤而建立自治组织OpenDAO,向OpenSea的用户空投SOS代币。这相当于替OpenSea发了一个币,似乎可以为OpenSea平台做功能性的补充。人们期望OpenDAO可以更进一步,与其他NFT市场合作建立一个去中心化的OpenSea替代方案,开启全新的NFT生态网络,然而OpenDAO似乎并没有开始实质性的行动,反而是炒作愈演愈烈。

与OpenSea用产品聚拢用户、打造社区不同,OpenDAO与SOS缺乏核心用途,但却胜在叙事。它通过抓取开源的链上数据并空投的形式,非常巧妙地抓住了OpenSea的用户,这一批用户获利后自发在社交媒体上晒出OpenDAO发起的NFT年度账单,OpenSea消耗的高昂Gas费被直观地展现出来,激发起人们的不满和对OpenDAO的共鸣,随之而来的还有“OpenSea,你再不发币我可就报警了”这样的表情包病毒式传播,让OpenDAO在短时间内扩大了影响力。

可以看到,OpenDAO走的是与OpenSea相反的路线,即先用奖励聚集起用户,用情绪累积代币价值,但代币后期是否有实际用途和价值支撑,还是未知数。目前的SOS更类似于meme币,那些通过SOS获得的收益,其实是二级市场的投资者在埋单。根据CoinGecko数据,SOS代币在空投后的隔天价格攀抵0.00001108美元新高,但随后跌了64%。

在这一事件中需要关注社区力量的崛起。OpenDAO的“偷袭”让OpenSea和用户愈发对立,把用户的负面情绪搬上了台前,并爆发了出来。它也反映出区块链技术发展与Web3文化,正在不断为社区、为用户赋权。用户在平台上的行为和贡献的数据需要得到有效的奖励,原有中心需要解构,已经开始凝成新的共识。这些情绪是OpenSea需要捕捉和反思的。并且,通过越发易用的DAO工具以及一系列相关基础设施,用户的情绪随时可以凝成真实的力量,如果项目方不能在服务用户和分享利益上保持竞争力,那就有“被DAO”的可能。

“没有作品”的OpenDAO暂时不足为惧,而1月10号上线并空投的LooksRare似乎才更像一次针对OpenSea的“吸血鬼攻击”。LooksRare是一个以社区为中心的NFT交易平台,它在上线当天宣布,向2021年6月16到12月16日期间在OpenSea交易过至少3枚ETH的用户空投LOOKS代币,直接瞄准OpenSea用户群。LooksRare还设置了交易挖矿、单币质押、流动性挖矿,这些经济激励机制或许会对OpenSea模式产生真正的压力,与之同类的还有TreasureDAO、Mintable等等,这些项目才是OpenSea真正的竞对。

说到“吸血鬼攻击”,还要追溯到2020年的SushiSwap。和OpenSea情况类似,当时DEX龙头Uniswap没有发币,SushiSwap通过分叉Uniswap和发行代币,分走了大量Uniswap用户。而当时Uniswap的反击是,发行UNI代币。

那么,OpenSea会发币吗?它会走向Web3吗?

3、何去何从,Web3就能解决一切吗?

1月4日,OpenSea宣布以133亿美元的投后估值完成3亿美元C轮融资。在OpenSea的4年历史中进行了超过5轮融资,参与方多是加密行业相关的“New Money”;然而在此次C轮融资中,传统机构“Old Money”占据了主导,名单中再次出现了Coatue,这个身兼私募股权基金(PE)和对冲基金角色的资本一经介入,就很难不让人联想到OpenSea的IPO计划。

虽然OpenSea在12月初就回应了IPO的说法,称“我们并没有计划IPO,如果有计划的话,我们会寻求让社区参与进来。”不过社区具体怎么参与IPO,就没有了下文,社区的不信任情绪蔓延,也直接导致了OpenDAO的诞生。

OpenSea的摇摆与用户的猜疑,其根源就在于,当下的OpenSea,是建立在Web3世界中的Web2应用,这样一个“四不像”下一步会迈向何方,始终悬而未决。

从创建开始,OpenSea就天然地搭建了钱包系统,这是其Web3特性的体现之一;但OpenSea还不够Web3,它并非构建在链上。

这样拧巴的结构,让OpenSea的治理也拧巴起来。一方面,它希望像去中心化平台那样开放,所以在用户创建NFT时没有审核的步骤;另一方面,它又能很中心化地直接下架或冻结用户的NFT。由此发生不少摩擦都在为社区的反叛情绪煽风点火,比如政治画家控诉平台对他的NFT作品采取了“政治审查”,还有此前的200万美元的BAYC被盗事件中,OpenSea冻结被盗资产引发的争论等。

这似乎也不能怪OpenSea,而是整个NFT市场都在面临两难困境。dForce创始人杨民道发推称,平台需要保护创作者/制作人的IP,否则无法吸引他们,但如果平台做到了这一点,就变成了一个Web2。单靠代币无法解决问题。

就当下Web3的发展情况而言,死结不止这一个,近期一篇文章也引发了人们对Web3世界“中心化趋势”的讨论。

这篇文章源自作者Moxie在OpenSea的一次实验。Moxie铸造了一枚NFT挂在OpenSea出售,他发现在此过程中没有任何核查流程,于是他故意把这个图片设置为对不同的IP展现出不同的样子,也就是说,在OpenSea上看到的是一张图,而买回来之后看到的是另一张图。

OpenSea作为一个中心化的平台,很快下架了这个NFT,但奇怪的是,Moxie发现自己MetaMask钱包里的NFT也随之消失了。

也就是说,为了提升效率,MetaMask也采用了中心化的处理方式——直接扫描了OpenSea的API,而没有扫描区块链。

Moxie指出,这里的关键是,区块链的确好处很多,但现阶段完全在链上工作实在太低效了,在竞争的环境之下,大家都会自然依赖生态系统里各种现成的工具,所以出现了从去中心化滑向中心化的趋势。这对用户也是一样,有多少普通用户在运行自己的节点?

因此,Web3需要妥协,在基础设施可能还是中心化的情况下,仍然保证信息的可核查性。也就是说,用户可以用中心化的OpenSea,但用户必须有办法很便捷地知道OpenSea是不是在骗他。

而V神回应Moxie说,真正的Web3世界应该有一个连续的过渡光谱,在最好用的中心化平台和最难用的自己搞的服务器之间,有大量的过渡态适应不同的应用场景,但今天中间的部分是缺失的。

那么,这些中间地带也许就是“LooksRare们”的生长空间。它们也许不会挤占OpenSea的土壤,但也会有自己的一席之地。OpenSea也并非只有Web2与Web3两条路可以走,如何最大化自己的先发优势与流动性优势,如何赢回用户,保住龙头地位,需要OpenSea继续探索。

结语

OpenSea作为早期入局者,熬过寒冬,为NFT市场与相关设施的建设铺垫良多,也分享了行业爆发的巨大红利。如今,它面临着诸多挑战,站在Web2与Web3的路口,在技术为用户赋权的背景之下,它将何去何从,我们拭目以待。

当下许多话术或是新的玩法,可以轻易煽动起人群对OpenSea的失望,也可以轻易让人以为握住了通往Web3世界的邀请函,但这个过程中的一座座山丘,还要一座座去翻。

Share this:

赞过:

赞 正在加载……

发表评论

3 + 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