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数字货币学院 » 超70%CBDC项目进入试点,全球央行数字货币进入加速赛程

超70%CBDC项目进入试点,全球央行数字货币进入加速赛程

欧易官方社群(TG端电报群:https://t.me/OKXGroup_CN,QQ群:384264119),入群即可参加福利活动

自2020年启动测试以来,数字人民币在近两年取得了巨大进展。中国、欧元区和其他国家正在央行数字货币这一领域进行试验。而美联储、英国央行则相对谨慎一些,但美国也在今年发布了央行数字货币白皮书和讨论文件。随着全球数字化的普及,世界多国加速试水央行数字货币,CBDC成了一个“不可避免”的话题。BIS调查显示,2020年末积极从事CBDC工作的央行占比高达86%。目前有哪些国家已经在计划推出央行数字货币?又有哪些国家已经取得了显著试验成果?为什么央行数字货币成为全球重点?

1、全球央行数字货币最新进展

CBDC全称Central Bank Digital Currencies,意为中央银行数字货币。关于其定义,并未有统一的答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给出的定义是,“央行数字货币是一种新型的货币形式,是由中央银行以数字方式发行的、有法定支付能力的货币。” 简单来说,央行数字货币就是一种数字化的法定货币。

自2014年以来,超过110家央行一直在探索中央银行数字货币(CBDC)。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称,世界上一半以上的中央银行正处于探索中央银行数字货币(CBDC)的某个阶段。随着一些CBDC项目进入试验阶段,这一进程正在加快。目前全球已经落地的央行数字货币项目为巴哈马的“Sand Dollar”和柬埔寨的“Bakong”,都属于零售型的CBDC。2020年10月,巴哈马、柬埔寨相继宣布开始发行和启动央行数字货币,巴哈马是目前全球第一个已经在全国范围内推广使用央行数字货币的国家。

其他公开的国家央行数字货币项目则仍处于试点、启动、研究和计划的不同阶段。纵观目前的央行数字货币进展,超过70%已经公布的批发型CBDC项目已经在进行试点,而只有23%左右的零售型项目进入实施阶段。

在这些已公布的CBDCs中,厄瓜多尔是世界上第一个开始CBDC的国家,而中国作为全球第一个试点央行数字货币的主要经济体,数字人民币(DC/EP)是目前获得了最大试点成果的项目之一,处于央行数字货币试点的先进水平。自2020年4月进行内部测试以来,目前中国人民银行已经发行超2亿数字人民币红包。截至2022年年初,目前人民银行已经在深圳、苏州、雄安、成都、上海、海南、长沙、西安、青岛、大连等地方和2022年北京冬奥会场景开展数字人民币试点,基本涵盖了“长三角”、“珠三角”、“京津冀”、中部、西部、东北、西北等不同地区。中国人民银行金融市场司司长邹澜近日表示,截至2021年12月31日,数字人民币试点场景已超过808.51万个,累计开立个人钱包2.61亿个,交易金额875.65亿元。

自2020年以来,在疫情的冲击下,数字支付和无现金支付系统的需求加剧,央行数字货币(CBDC)竞赛开始升温。除中国以外,目前印度、瑞典、加拿大、新加坡等国家已经启动或计划推出央行数字货币,还有许多新兴国家已经加入这一项目竞赛赛程。

2、各国央行争相加入“竞赛”

仅在去年年末至今年年初,就有墨西哥、牙买加、印度、俄罗斯、欧盟多个国家和地区先后宣布加入央行数字货币这一竞赛场。2021年12月30日,墨西哥政府总统府的官方账户宣布,墨西哥央行已计划在2024年前发行数字货币(CBDC)。紧接着,2022年2月1日,印度财政部长Nirmala Sitharaman表示,印度计划在4月份开始的2023财年推出央行数字货币(CBDC)。

同样将在下个财年推出CNDC的还有欧盟,2月9日,欧盟财务负责人Mairead McGuinness在 某金融科技会议上表示,欧盟将在2023年初提出一项数字欧元的法案,该法案将作为欧洲中央银行正在进行的虚拟版欧元纸币或硬币的技术工作的法律基础。2月11日,牙买加总理透露,牙买加银行(The Bank of Jamaica)将在今年很快推出自己的数字牙买加元。此前牙买加已经开始了其数字货币的试点,截至2021年12月,牙买加银行表示已成功完成发行2.3亿数字牙买加元的试点项目。2月15日,俄罗斯央行和市场参与者已开始进行数字卢布平台测试,首批个人账户间的汇款顺利完成。

此前,瑞典、加拿大、韩国、日本、亚洲等新兴国家也已经陆续启动了央行数字货币项目。目前已经有不少处于领先行列的零售型CBDC项目:2017年瑞典央行Riksbank启动了瑞典CBDC项目E-krona,继2020年12月首次试点之后,瑞典央行启动了一项可行性审查,将在2022年11月底结束;加拿大推进的Jasper项目是全球首个由中央银行和私人部门合作并利用分布式账本技术(DTL)来开展金融机构间结算支付的试验项目;韩国央行在2020年3月启动了为期22个月的试点,其央行近期宣布正在研究如何使用央行数字货币(CBDC)支付NFT等多种数字资产的可能性。日本央行数字货币目前仍处于概念验证第一阶段,将在3月结束。

其次,亚洲还有一些批发型CBDC项目也已经取得显著成果。比如,新加坡的Ubin项目在2020年7月完成了最后阶段的探索,且期望和中国在这一领域进行密切合作。泰国银行也在2020年7月启动央行数字货币试点项目——“Inthanon”,并且和中国香港金融监管局启动了Project Inthanon-LionRock,以便在CBDC进行跨境结算。

截至目前,全球大多数央行对于数字货币已经逐渐转向积极态度。相对来说,美国仍然显得比较谨慎。今年1月20日,美联储发布央行数字货币(CBDC)白皮书《货币与支付:数字转型时代的美元》征求公众意见,旨在探讨潜在的美国CBDC的优缺点。不管是数字美元法案,还是数字美元白皮书,这些都表示美国对央行数字货币的态度已经开始动摇。

3、为什么CBDC项目变得迫切?

央行数字货币CBDC可以理解为一种数字化的人民币,是由国家中央银行发行的法定数字货币。从全球央行CBDC布局来看,目前研发战略主要停留在国家内部,还有不少国家仍处于理论探索阶段。对于处于不同发展阶段的国家,由于金融发展现状的不同,因此对央行数字货币的需求也不同。

比如说,巴哈马、厄尔瓜多等小国家可能是因为出于对本国金融体系的保护,对金融主权的捍卫,以及去美元化的目的。而一些快速发展的主要经济体比如中国、新加坡、印度等则主要出于提升国家在全球的金融体系地位的目的,另外还有英国、加拿大、瑞典等国家是出于对现金使用率下降的担忧。

但是总结而言,大部分主要国家加快推进央行数字货币研发进程有以下三大共性原因:1)全球数字化的发展已是大势所趋,无现金支付需求愈加强烈;2)Diem等稳定币项目的提出和宏大愿景,让国家央行和金融机构感受到了巨大威胁和冲击;3)全球越来越多的国家在争相布局CBDC,启动试验,竞争局面之下各国不甘落后。

在试验和生产中的CBDC有超过88%的项目使用区块链技术,这也反映出主要国家之间对于区块链技术发展的无形竞争已经打响。面对比特币等主流数字资产的普及,以及Facebook此前牵头的加密稳定币项目,还有不少金融科技公司仍在尝试进入加密数字货币这一领域,这些因素推动各国央行以及金融机构对于进行数字创新产生了更为迫切的需求,也使得央行数字货币在国家战略层面变得愈加重要,CBDC这一领域成为了各国中央银行近几年关注和研究的重点。

各国机构也对此发表了自己的见解和期望,无论是站在维护金融体系稳定和国家主权安全的层面,还是基于跨境交易和普惠金融的考量。欧洲中央银行认为欧元CBDC可以帮助降低银行的利率,使交易更加顺畅和快捷,并最大限度地减少现金使用。欧洲央行行长Christine Lagarde曾表示,欧盟的CBDC可以补充传统现金并成为比特币等私人数字货币的替代品。

美联储理事Lael Brainard(布雷纳德)则认为美国央行数字货币可能是一种潜在方法,确保世界各地使用美元的人可以继续依仗美元的强势和安全性,在数字金融系统中进行交易和做生意。鉴于美元作为全球支付工具的重要地位,美国必须要处在有关央行数字货币研究和政策制定的前沿,因为与央行数字货币相关的国际发展可能会对全球金融体系产生影响。鉴于这一言论,相信美国也将认真思考CBDC的可行性,加快数字美元的进程。

Share this:

赞过:

赞 正在加载……

发表评论

2 ×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