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数字货币学院 » 从290万到277块,竞拍滑铁卢后的NFT世界画像

从290万到277块,竞拍滑铁卢后的NFT世界画像

经过一年多火热发展,NFT赛道打破了诸多行业记录,Beeple坚持13年完成的作品拍出6900万美元天价,NFT总市值四年间上涨5万多倍,藏家人数上涨2000倍……加密艺术圈也在这些“突破”中快速更迭,新世界的大门正向艺术从业者打开。

上至80耋耄,下至8岁孩童,从发达经济体到第三世界,都能在这片“热土”中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可以说NFT世界消除了偏见、阶级与固有的评价体系,简直是社会大同的典范。

但任何领域的发展都难逃物极必反的铁律,随着NFT热度渐退,衡量NFT市场最为重要的因素成交量,从2021年年底的129亿美元每月,下降至目前的36亿美元每月,更是出现了单个NFT贬值一万倍的极端案例。

那么,当下NFT世界哪些现象值得我们关注,这个领域又发展到哪个阶段了,未来的NFT世界又会朝着哪个方向发展?

1、竞拍滑铁卢,NFT世界的分水岭?

2021年3月份,Twitter创始人杰克·多尔西以NFT的形式出售了他的第一条推文,售价高达290万美元,该NFT的买家是加密企业家Sina Estavi。

彼时,Beeple坚持13年完成的作品The First 5000 Days刚刚拍出6900万美元天价,没人会认为Estavi买了个寂寞,相反多数人会认为Estavi进行了一次史诗级的交易。一年多过去了,Twitter创始人的首条推特似乎失去了高端叙事能力,这在该NFT最近一次拍卖中得到了充分印证。

四月上旬,Estavi宣布卖出他收藏的杰克·多尔西首推NFT,并表示会将50%的收益捐给慈善机构,Estavi预计该NFT会以4800万美元的价格出售。然而消息发出后,几天之内无人问津,Estavi决定将NFT拍卖,他认为自己可能会收到至少2500万美元的出价。然而,拍卖会结束后,只有7人参与NFT的竞标,最高出价为0.09 ETH,约合277美元。

此时,贬值超过1万倍的NFT正式诞生。

不过,Estavi显然也对该结果表示坦然,并表示,“最后拍卖期限已过去,如果我得到一份好的出价,我可能会接受(卖掉这个NFT)。”事实证明,Estavi对“世界上第一条推特”高估的离谱。喧嚣过后,高价值的FT用户似乎不再愿意认可该NFT。

不过,目前该NFT迎来了稍稍的转机。

目前,根据OpenSea显示,该NFT最高出价已涨至10.1ETH(30000美元)附近。然而,即便这样,这仍然只是Estavi买价290万美元的百分之一。

一年贬值一万倍,是否意味着NFT赛道的发展进入分水岭?

遥想2021年,如果我们要选一个词汇代表这一年,非NFT莫属。NFT的出圈程度,超过大多数人的想象,一年一度的《柯林斯词典》年度词汇评选中,NFT摘得桂冠,击败了包括混合办公、元宇宙等在内的一系列候选词,成为2021年度词汇。

在Beeple、Bak、Xcopy、Hackatao、Fewocious等众多加密艺术家天价艺术品光环笼罩下,在SuperRare、Nifty Gateway、Foundation等全球顶级拍卖行助推下,在Mark Cuban、Snoop Dog、Jimmy Fallon、Jack Patrick Dorsey等一众流量名人加持下,在CryptoPunk、Axie Infinity、Bored Ape Ychat Club、NBA Top Shot、Art Blocks等顶级项目的支撑下,NFT相关项目市值达到71亿美元,NFT链上销售总额突破150亿美元,纷纷创历史新高。

如今,繁华不再,NFT赛道热度骤减,即便偶尔还能看到24小时交易额为3840万美元的现象级NFTMoonbirds,但这并不能掩饰NFT整体销量从年初以来暴跌75%的事实。那么,当下的NFT赛道又发展到哪个阶段了?

2、狂欢过后,NFT世界现状

nftgo最新数据显示,目前NFT总市值183亿美元,总成交量525亿美元,有超过210万人持有NFT,NFT持有者是2021年年底的4倍,其中活跃交易人数为139万。持有NFT价值超过100万美元的巨鲸地址数为1378,该数据是2021年年底的2倍。 

此外,根据dune NFT项目板块数据,2022年开年以来NFT 28d平均价格由3.9万美元下跌至2.7万美元。而所有NFT的平均地板价格则从14美元下跌至7美元。

其中市值最高的9个NFT项目类别分别是CryptoPunks(总市值10.2亿美元,占NFT总市值5.45%)、Bored Ape Yacht Club(总市值8.4亿美元,占NFT总市值4.51%)、Art Blocks(总市值8.4亿美元,占NFT总市值4.50%)、Meebits(总市值7.4亿美元,占NFT总市值3.99%)、Mutant Ape Yacht Club(总市值5.9亿美元,占NFT总市值3.16%)、Loot (for Adventurers)(总市值3.8亿美元,占NFT总市值2.05%)、CLONE X(总市值3.8亿美元,占NFT总市值2.03%)、Azuki(总市值3.3亿美元,占NFT总市值1.78%)、Moonbirds(总市值2.7亿美元,占NFT总市值1.43%)。

其他NFT项目总市值124亿美元,占比66.66%。

当下,NFT市场最值的关注的项目Moonbirds莫属。该项目以总市值2.7亿美元排名第九名,在单品销售方面,Moonbirds#6610更是以150ETH价格成交,约合460,431.32美元,创下该NFT系列美元交易量最高记录,出现了地板价7天涨8倍的盛况。除Moonbirds#6610之外,Moonbirds#3904也以150ETH价格成交,但美元交易额约为457,190.24美元,排名第二。

在NFT单品销售层面,CryptoPunk #7756单品以1050个ETH录得近一个月最高售价,Zunk 19887单品以727个ETH销售价排名第二。有史以来售价最高的NFT单品为CryptoPunk #9998,销售价12.4万个ETH。

从以上数据来看,虽然NFT世界在狂欢过后经历了“挤泡沫”的过程,总销售量出现了大幅下滑,依然涌现了不少明星的项目,足以说明NFT这个资产类别并不是所谓“吹泡泡游戏”。那么未来,NFT又会如何“助力”加密行业的发展?

3、未来,NFT世界的可能性

2021年以来,NFT的发展严格意义上经过了六个发展阶段。

第一,2021年年初,NFT行业的经历了明星卡牌与数字艺术的初期发展,诞生了以NBA Top Shot为代表的球星卡牌和以Beeple的画作Everydays: The First 5000Days为代表的数字艺术(Digital Art),彻底打开了NFT世界的大门。

第二,头像类NFT起事。2021年7月中旬,早在2017年6月由Larva Labs发起的总量10000个的像素头像CryptoPunk,瞬间爆火整个加密社区,并引领了长达数月的“头像风暴”,该单品的爆发为以太坊赋予了“文化结算层”的美誉,甚至有人将CryptoPunk比作加密艺术界的比特币。

第三,生成艺术(Generative art)出击。生成艺术(Generative Art)又被称为算法艺术(Coding Art),指由计算机算法自动生成的艺术品,艺术家通过编写程序制定创作过程,再通过触发代码变化的Seed为作品增加随机性,生成艺术是人类和计算机共同产生的艺术成果。Art Blocks是最大的生成艺术品交易平台,历史成交额已接近10亿美金。

第四,GameFi出圈。在Axie Infinity带动下,GameFi成为2021年NFT Summer最具话题性的赛道,Play to Earn模式将传统游戏中用户消费游戏转变为用户通过参与游戏赚取收益。Play to Earn类项目高峰时期总市值达到170亿美元,占据整个NFT市值的40%。

第五,头像派对类NFT。在Crypto Punk以及Bored Ape Ychat Club两大蓝筹NFT带领下,头像类NFT成为2021年NFT Summer中最具话题性的热点。

第六,去中心化NFT项目。毫无疑问,Loot是去中心化NFT的代表在创始人Dom极具想象力的创意下,Loot具备了其他NFT项目所没有的“智能合约领取铸造”、“自下而上的社区驱动方式”、“无为而治的设计”、“无尽的想象空间”等等属性。

而最近出现的各类NFT玩法,基本上逃不出以上几个类别。

经过一年多指数级爆发之后,人们已经为NFT赋予了无限想象空间,从Ubisoft的3A大作畅想,到Meta的元宇宙白皮书,NFT已具备无限可能性。

例如,如果剥离昂贵NFT背后“明晃晃”的金钱属性,未来NFT极有可能成为元宇宙的入口,那么在类似《失控玩家》的场景中瑞安·雷诺兹饰演的银行职员Guy将不会再担心游戏发行商破坏游戏主机。再例如,对于DAO的运营者而言,NFT或许是比代币更加有效的选择。

总之,随着NFT世界的不断丰富,NFT将会推动加密世界朝着更加绚烂多彩的方向发展,而不是灰蒙蒙的“铜臭世界”。

毋庸置疑的是,NFT赛道目前已经褪去了浮躁和狂热之风,所有的玩家都已经随着加密市场走熊,而开启了收缩玩法。文章开头提到的,NFT竞拍滑铁卢事件,其实就是一个鲜明的注脚。很多大V在此前都表达过对NFT的唱空,如流动性差、艺术感空洞、版权归属并不能完全保证,以及炒作之风盛行等等。

但是,NFT自去年至今掀起的狂潮,就已证明这一加密艺术形式,深刻而精准地击中了全人类潜意识中的一部分艺术偏好点,或者被压抑已久的一次草根化狂欢式表达。这很可能是一次数字技术策动下群体情绪的集中性释放,他给我们带来的启示是,在加密技术彻底真正改造社会生活形态之前,资本和用户会自行脑补一种适合分布式技术应用的产品形态,并在一段时间的无声蓄势之后,骤然爆发于大众视野前。

目前来看,NFT的冷却期其实尚未到来,只是市场的非理性狂热,已经走到尽头。NFT仍然能够扮演好,资本和用户期许的角色,且暂时无可替代。长远来看,NFT赛道变现可期,但需要保持理性。

发表评论

14 − 8 =